当前位置:首页 -> 冰奇文章 -> 冰奇文章

TOP

文化的跨民族性-飞散感观之后的再认识
2011-10-09 19:57:21 来源: 作者: 【 】 浏览:905次 评论:0

     

     我是1989年开始从我的故乡——潍坊,走向世界的。那年我首次参加中日水墨画第四回展,后又应邀赴德国进行文化交流,举办个人画展。海外的世界很精彩,使我开阔了眼界。从那时起,一个探寻世界美术奥妙的欲望一直牵动着我,使我游历了德国、前苏联、墨西哥、捷克、马来西亚、瑞士、美国、英国等十几个国家。各个国家不同的历史、不同的人文景观、不同的生活理念,决定了各自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多彩缤纷的艺术世界,更加引起了我内心的冲动。为了改变这种走马观花、旅行式的、浅层次的表面感受,我于1997年正式定居美国加州。
    当我真正定居美国,面对生活现实后,开始的新鲜感很快被移民后的失落,忧郁恐慌所代替。习惯的生活方式、传统的文化理念、熟悉的艺术程式受到现实的严重挑战。是循规蹈矩,还是探寻求变使我徘徊了很久,真有点像小时候躺在树下看蚂蚁在树干上爬来爬去的感觉。最后,我还是下决心走出藩篱,重新调整自我,从不同视觉看世界,用多种方式交朋友,对文化的跨民族性作深入的思考、探析、追求、发现,一年后多有心得。1998年6月美国福特基金会与美国加州州立大学联合在州立大学举办了“国际绘画艺术理论研讨会”,我应邀出席会议,并作了“文化的跨民族性——飞散感观之后的再认识”的专题报告,引起了美国学术界的广泛关注,我的艺术生涯也开始了新的转折,同时也更坚定了我走中西结合艺术之路的信念。

    一 、关于“飞散”的来由

      “飞散”一词,原出自希腊,意为之散开,播种式的散开,后多变译为离散。多为之无奈的离开原固体(如“家园”),属于失落的、被动的。而现代意义上的“飞散”,不是被动的、失落的,而是变被动为主动,在“飞散”中寻求新的生机,谋求更大的发展。
      由此而派生出的新的观念是——“家园”即原固体意识逐渐淡化。“家园”只是一个可以想想的空间,是人生旅途中的驿站。人的一声,将会以不同的形式,从一点到二、甚至多点以上。此时、彼时,此地、彼地,移动又相互关联。人文情怀,已经开始在被动和主动中,从当地性或区域性逐步走上跨民族性的飞散意识。飞散也在从数点到多层面的展开到全方位的散开。中国从改革开放以来的招商引资、出国潮、民工的流动,到饮食文化的混合体。东西方语言的可译性,生活习惯、道德理念的包容性,已为现代的“飞散”提供了广阔的空间,流动让人产生飞散意识。单一区域、单一民族的文化及艺术思维方式,如不进入这种流动程式就会在原固体状态中枯萎。而艺术将更体现了这种飞散意识,它从物我的流动过程中,突破区域的、民族的局限性,超越了自我与清规戒律之界定,实现艺术的兼容结合。我们常说的“无欲则刚,有容乃大”,就是这个道理。

      二、飞散是双向的闯入

      东西方文化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上,产生过几次历史性的飞散过程。从张骞通西域、郑和下西洋、丝绸之路,到今天的改革开放;从麦哲伦到马可波罗的一系列飞散活动,我们可以看到,飞散并非消灭原有的固体,而是在相互结合,滚动发展。在流动飞散中,既包容了传统又启蒙了现代。因为在飞散过程中实现了新的整合,出现了新的格式,这就会使我们对过去心中的一年,产生再造、混合的情感,提升后后扩展、繁殖、追寻、发现、变化的强烈欲望,只有保持的张力欲望,才能自然产生主动飞散意识。未来主义就是飞散,就是艺术及其他的全球化。

      三、飞散之后是否能回到原点

      飞散之后是一个新的组合体,不可能回到原点,他只是在等待新的因素出现之后,再双向闯入,再形成另一种循环。他有游牧式的感受,如同牧民为了生存去寻找草与水的过程。但与游牧式有一点区别。游牧还会回来,是生存的需要,飞散是提升丰富的多局面,将不是回到原点。增加了新的神秘,减少了凄凉无助。如现在的中国画里已经增加了西方的色彩、构成、视点,产生了新的面貌。如果在此基础上以飞散意识深入研究东方传统,了解西方的人文情趣,在东方悟性的幽默里,增加些悲剧的意识。在多元论的诱导下,会更加随心所欲,返朴归真,使艺术的表现内涵更加丰饶、更有异向张力。使画面的运动的关系更俱音乐感的真情。
      在“家园”里发现世界,是以静而后动。艺术改革、推进,现在已渐成时尚,一种新的时代正在兴起,希望在中青年艺术家身上。另一方面,仍然存在循规蹈矩的问题,既是偶有变化,也只是技法上的改良,很快又被淹没,因为他不是思维方式的改变。在世界里找家园,而以动入静而再动,是主动的。在世界这个大圈子里,再透视“家园”中的良和莠、长与短,这就会使我们在比较中更好地存良去莠,扬长避短。这两种不同的感觉,使我们会对“家园”产生的广义和狭义不同的理解。“家园”是相对的概念,国家相对全球来说是家园,地球相对宇宙来说也是家园。现在从环保角度,强调地球村。我们搞艺术的就应该有更大的胸怀,把地球视为我们的大家园,在这个大家园里,你可以采取五彩缤纷的各种绚丽的玫瑰,把自己的艺术提炼的更加精彩。艺术是民族的,更是世界的。
      传统的家园观念,是一种习惯的自然定位,从生长、到发展,留下了一卷又一卷的忆念底片,留在记忆里,它有种族性,区域性形成的人文情感。在一定模式里,有时是麻木,盲目的自信与乐观。他会掩盖民族性的真正内涵,历史观会被扭曲。当流动飞散之后,原有的生活方式被切断,现实和梦冲突交织,自然错位,这种错位的视角,会让你去蔑视人类的残酷和命运的残酷。会为无所不在的真情所感动,会发现新的生命的真谛。感情结构的多样化,产生一种超脱感,正确调整,冲洗过去的忆念底片,重新构建大家园的框架,会使你的情感、艺术得到质的飞跃和升华。

      四、飞散者的时间、空间性

      首先承认飞散者,是热爱本来家园这个群体的,只是希望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内,重塑家园的辉煌,是一个非定位之定位关系的实践者。生活就是这样,一个人从小到大,从家门、村口,走上社会,在茫茫人潮中流动,谋求生路,寻求生机。
      如果非把中国画固定在传统的、固有的模式上,不再研究中西合璧、古今结合,倘若洗温水澡,在轻松懒散中享受老祖宗的遗产。现在,世界艺术圈既然已经包容了你,如非要自定一个圈是不可能的,那是作茧自缚,本土文化不是世界的文化,因为飞散是双向的。所以,被动的改变、改良,不如主动的去探寻和发现,中国画才可能快速步入现在和后现代。如果老是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似邯郸学步。追一家一派之象,我认为不伦不类,是艺术风格,形式的最高界定。身份清楚了,自己也没有了。

      五、飞散者的飞散情感

       由于从优越、偏爱、追思、梦幻等情感的习惯里,在飞散过程中,跌落到失望、郁闷,而进入暗恐。从而进入奇异、丧失、寻找、挣扎。在郁闷里产生了生存的张力,从而又进入容忍状态,在穿越死亡的过程中,进入了悲剧意识,进而提升了灵魂,在暗恐中,重新冲洗过去。过去的家园不会枯萎,而是升华到一个更高的层面。又能接收在飞散过程中的对抗性、对话性、妥协性,进入共处双规。那么,中国传统与西方艺术的结合,在边缘游离状态中,互相对比,找出差异与共性。不是被同化,而是组成新的飞散混合。再飞散、开发、再造、进入繁衍,那么绘画的语言,就是融古今、集中西艺术之精华,最能表述世间万物之情感。
       东西方文化在相互交叉,又相互矛盾中,转化思维方式视角、技法,由表象到內象,体现了差异表述。它超越了本民族的思维,进入世界文化大圈。反之是旅行式的思考,表象式的改良主义。今后文化艺术,必将提倡混合身份的未来主义,固化的狭隘主义是行不通的。我们不仅是形式上,而是在精神上的移位、错位,有异差、有同情、有反讽、有妥协、有容忍,而又不进入同化。这样,中国绘画的意象就更丰富,语言更主题,更能保持自己的特点——因为差异不能孤立存在,飞散也是在差异中才能形成。冷热空气在自然调节中形成风雨雷电,便是人的情绪。
       新兴的文化力量不是中心,而是在边缘出现。由于中心的稳定性,进入习惯的麻木、盲目的自信、思维的固态化,往往会把本民族的就统统认为是世界性的,排斥异性介入,以单一代表单纯。而边缘是敏锐的飞散群体组成,他们敢于游历,有冲击的想像力,并能寻找、分析存在的差异,找到最佳对话方式。把东西方艺术的最佳表现形式,找之来,做一道美味佳肴。有冲突,才有张力,东西方文化相互关联,又相互差异,又互为主体性,在对话中,对他者的否定,才能寻找差异,又要敢于否定自己,决不能十年一贯制,从而达到一种新的超越。在整个过程中,并非把过去抛到脑后,而是分析,借鉴,再造。这种以差异的表述为特征的现象,在当代文化实践活动中,促进了世界范围内文化艺术的探索、改革、启蒙,加速着世界大文化艺术框架的构成。

       六、跨民族的可译性
      艺术作品必须进入可译性。一张一目了然的绘画,毫无解译与神秘,是没有再造的“家园”,是自然注意的写照,充其量也只是有本民族的文化理念。没有可译性是固本主义,我们是以情感、思维,哲学入画,所表现的是再造的,变型,视点的改变,给了人们更多的钥匙。任何人都可以寻找自己对应的情感,打开更多的门。使作品进入可译性。再造绝不是背叛,或蔑视自然,而是师造化、师心,使自然与人之间的距离更近了。
       山有灵,人有性。灵性相撞,则为造化。飞散后,山及我,我及山,到非人非山,最后还是山。非山即山,就是再造的家园。在艺术家的忆憧神经里,早已把山错位了。情感的变化,错位再错位,把视点变为散点的视角。所以所表现的是旅行思维日记,深具文学性,并非是画山绘水而已。
      有追寻,才有发现。只有飞散,才能进入艺术。万物有差异,因人的情感变化,强化差异,把物我之灵打碎了,重新组合的飞散过程,产生现场互动的张力,找到了生命的真谛。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我作指画 下一篇文化的跨民族性-文化的跨民族性之..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返回首页  |  关于冰奇  |  冰奇动态  |  冰奇作品  |  在线拍卖  |  博客日志  |  冰奇视频  |  冰奇论坛  |  冰奇画廊  |  在线留言  |  冰奇画册
Copyright © 2007 - 2011 BingQiSpac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李冰奇画家个人官方网站-冰奇空间-BingQiSpace.com 版权所有 鲁ICP备00241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