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冰奇文章 -> 相关评论

TOP

论李冰奇的飞散意识观
2011-10-09 20:11:43 来源: 作者:南阳子 【 】 浏览:797次 评论:0

                          


      当今世界,无论从政治、经济、文化等多方面的意识形态和时代趋势发展来看,愈来愈像一个村庄。这种大时代文明进程的有力推进,势必引发艺术不能只禁锢在一个国度和某个区域里“自娱自乐”。
  过去的历史,包括对中国民族文化进行过壮阔发展,而后对汉文化又产生深远意义影响的北魏的孝文帝拓拔宏,作为鲜卑人的后代,拓拔宏在实施大民族融合时居然采取了全部“汉化”的政治措施。这大概就是历史上最早的“飞散意识”在历史进程中的重大作用。它把历史从“偏安一隅”的狭隘世界里拯救出来,使民族文化超向更为广阔的世界迈出坚实的一步,同时也证明了汉文化巨大的历史磁场和“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文化魅力。这个看起来似乎是“欺师灭祖”的政治思想,为后来的大唐盛世奠定了历史基因,也为后人留下了举世闻名的艺术杰作“云冈石窟和龙门石窟”。作为北魏迁都时产生的两大标志性石刻,它的历史精神和文化基因一直感召着后来的艺术发展与审美历程。
  那么,针对当代中国的绘画艺术来看,我们拼足了老命,历经了将近一个世纪的努力,可身后的“辫子”还挂着,作为所谓的“中国的标志”;那些关于是“中国画”还是“西洋画”的问题,还纠缠和残滞在一些艺术家的身体里。如果还这样的话,中国民族艺术同世界的和声都跑到哪里去了呢,中国画的出路又在何方呢?
  带着这样的问题,我不期认识了旅美画家李冰奇。在我长时间的关注中,我读到了他关于绘画艺术创作中多次谈到的“飞散意识”。在反复细读他美学论文的过程中,再欣赏他一幅幅精心创作的绘画作品,我再一次被他敢于探索和艰苦实践的执着精神深深吸引。
  在冰奇看来,当今世界多元素文化总体发展趋势一直是向“互相飞散、双向闯入”的进程中整体推进的。故而,他在一篇标题为《文化的跨民族性——飞散感观之后的再认识》一文中针对“飞散是双向的闯入”的认识上这样看待:“东西方文化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上,产生过几次历史性的飞散过程。从张骞通西域、郑和下西洋、丝绸之路,到今天的改革开放;从麦哲伦到马可波罗的一系列飞散活动,我们可以看到,飞散并非消灭原有的固体,而是在相互结合,滚动发展。在流动飞散中,既包容了传统又启蒙了现代。因为在飞散过程中实现了新的整合,出现了新的格式,这就会使我们对过去心中的一年,产生再造、混合的情感,提升后后扩展、繁殖、追寻、发现、变化的强烈欲望,只有保持的张力欲望,才能自然产生主动飞散意识。未来主义就是飞散,就是艺术及其他的全球化。”
  在作为艺术家的问题上,冰奇强调一个艺术家必须有“飞散意识”, 他进一步阐述:“飞散有形式上、思维上的。如有的人,虽然也走出门,走出某一个区域,但抱残守缺,就是浑身贴满了标签,依然是原由固体。有的人虽身居家园,但却发现了差异,引起思维的振动,产生了飞散意识,成为边缘分散群体,同样能汇聚在跨民族的文化洪流之中。艺术的希望在于不断创新,只有接受人类最先进的文化,才能快速步入高速发展的新时代!”
  我之所以大量引用冰奇的原文来做注解,也是力图通过他的艺术思考来为我们过去的文化艺术形态所固有的顽疾做一番梳理。大家知道,我们的艺术无时无刻不在受到政治的深层影响,当新时代的民族日益需要强大和自尊的时候,整个民族的文艺复兴又绝对不会只是站在孤立的立场,而是将脚下的路要延伸向整个世界。若以这个思路来看,中国画的发展,就一定要求艺术家的艺术立场不仅仅是民族的,更应该要树立世界的艺术立场,甚至于将中国画的发展推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新阶段。
  一切所谓的民族立场的偏见和狭隘的固守,只会令我们沦陷世界的“孤岛”,努力走向世界艺术立场观,中国的绘画艺术才可以真正实现现代与后现代的历史使命。其实,这也是文化的双重作用和灵魂的巨大融合与坚守。因为我们知道,偏见随时存在,但是真正的灵魂却没有国别与民族界限,优秀的民族文化何以能够广阔盛大,其前提又必须是要奠基在世界文化艺术的河床上才可以浪花飞扬。
  诚如冰奇思考的那样:“东西方文化在相互交叉,又相互矛盾中,转化思维方式视角、技法,由表象到內象,体现了差异表述。它超越了本民族的思维,进入世界文化大圈。反之是旅行式的思考,表象式的改良主义。今后文化艺术,必将提倡混合身份的未来主义,固化的狭隘主义是行不通的。我们不仅是形式上,而是在精神上的移位、错位,有异差、有同情、有反讽、有妥协、有容忍,而又不进入同化。这样,中国绘画的意象就更丰富,语言更主题,更能保持自己的特点——因为差异不能孤立存在,飞散也是在差异中才能形成。冷热空气在自然调节中形成风雨雷电,便是人的情绪。
  新兴的文化力量不是中心,而是在边缘出现。由于中心的稳定性,进入习惯的麻木、盲目的自信、思维的固态化,往往会把本民族的就统统认为是世界性的,排斥异性介入,以单一代表单纯。而边缘是敏锐的飞散群体组成,他们敢于游历,有冲击的想像力,并能寻找、分析存在的差异,找到最佳对话方式。把东西方艺术的最佳表现形式,找之来,做一道美味佳肴。有冲突,才有张力,东西方文化相互关联,又相互差异,又互为主体性,在对话中,对他者的否定,才能寻找差异,又要敢于否定自己,决不能十年一贯制,从而达到一种新的超越。在整个过程中,并非把过去抛到脑后,而是分析,借鉴,再造。这种以差异的表述为特征的现象,在当代文化实践活动中,促进了世界范围内文化艺术的探索、改革、启蒙,加速着世界大文化艺术框架的构成。”
  近十余年来,通过在陌生而又熟悉的西方绘画语言世界里游艺、放逐,冰奇逐渐意识到中国画在未来大时代的发展和推进中应该找到大世界的文化包容,并应该重新建立现代中国画的大世界意识观。若想复活中国画,还必须要重新认识自己的民族和历史。要为历史负责和承担责任的话,就要具备大时代艺术世界的悲剧意识,对自己的民族,要完成一整套系统的哲学思想和美学理论。
  解读冰奇的“飞散意识观”,使我感叹于他飞速的创作力量来源于高超的基本功和跨越东西方文化领域的审美新趋向。而他大量的绘画作品所表现的美学思想和精神意趣所形成的绘画艺术高度,正是基于对当今世界文化的重新理解和审定的结果。作为飞散意识画论的第一奠基人,冰奇着眼未来和思考世界绘画语言殊途同归的艺术定位,使他可能成为当代最具有超越时代和改良当代美术观的开拓者。这将是这个时代赋予他的最伟大的发现。
  如果这个发现成立的话,引领时代审美风潮的大幕也极可能由此开启另外的美术里程。
  我期待着这个伟大时刻的到来!

 

                                                                                           南阳子
                                                                     2007年12月16日于西安碑林子庐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访中国画坛第一怪杰---李冰奇 下一篇当代著名画家、教育家刘勃舒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返回首页  |  关于冰奇  |  冰奇动态  |  冰奇作品  |  在线拍卖  |  博客日志  |  冰奇视频  |  冰奇论坛  |  冰奇画廊  |  在线留言  |  冰奇画册
Copyright © 2007 - 2011 BingQiSpac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李冰奇画家个人官方网站-冰奇空间-BingQiSpace.com 版权所有 鲁ICP备00241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