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冰奇文章 -> 相关评论

TOP

驰骋思想 张扬个性 泼墨情感
2011-10-20 11:38:00 来源: 作者:孙正隆 【 】 浏览:1101次 评论:0
驰骋思想 张扬个性 泼墨情感 ——读李冰奇先生的艺术世界
 
    

       绘画绝不仅仅是色彩和线条的组合,艺术也绝不是形的展示。一幅好的美术作品是创作者人生履历中酸甜苦辣的写证,是艺术家人生观的直白,更是创作者“触景生情”瞬间感情的爆发和挥洒。所以成功的艺术家绝不是安逸环境下的闭门造车。
      在解读李冰奇的艺术世界之前,我们先感读先生的人生履历。
      李冰奇先生在中国画研究院这样的高等专业艺术机构深造过;呆过中国乡村边陲,也访遍了各大名城。为艺术他从中国移居美国,去过德国、捷克、香港、瑞士、 、马来西亚等国家。且不说这探索的艰辛和成功的曲折,仅旅途的劳苦就印下了厚厚的一沓,还有数不尽的冷嘲热讽,听不完的评数,有多少理解的感动和失落的气馁,连他自己也说不清。然而所有这一切造就了这位山东汉子复杂浑厚的感情世界和坚强的意志。他抹一把眼泪,用酒精麻醉一下自己,稍作修整,重新上路,继续他艺术地探索和人生的奋斗。
      2001年的大年初二,李冰奇的老母亲突然去世了,弟弟打电话告诉他时,他正在马来西亚办画展,听到这不幸的消息,他脑子一片空白,舍弃了一半的展览急奔家乡,但从北京飞往山东的飞机因为天气的原因机场关闭,不能降落,改停大连机场,他辗转两天才回到故里,最终还是未能赶上母亲的葬礼。“我恨这雪,是它让我失去了做儿子一生尽孝的最后机会,让母亲带着最终的期盼和未完的叮咛离开了这个世界;但我又爱这雪,因为它与我一同用悲哀覆盖了一切,那无垠的世界就像一张偌大的宣纸,让我去发泄自己的感情。风从我的耳边滑过,似慈母最后的嘱托,告诉我:‘孩子,想说什么就说出来吧,想哭就哭出来吧!这样会好受些,母亲理解你的辛酸’”。
      他没有哭,而是在这张“无垠”的宣纸上放开手笔疯狂一样的泼墨一通。那是一棵偌大的石榴树,450cm长,180cm宽,树枝向外伸展着,像一位游子张扬的胳膊,在呐喊着,呼唤着,探索着,追寻着;红色的石榴果,似啼血的心,张开的是冰奇先生欲哭无声的口;每一粒籽是儿子数不清的含在眼圈的泪;这满枝的果实是儿子遍及世界艺术探索的脚印,又更像是儿子对母亲最后期望的承诺;整个的布局像世界地图,那是一位山东汉子,一位伟大艺术家澎湃心胸的张扬。其实那枝干更是龙的血脉,果实又是遍布世界炎黄子孙的探索,是艺术家对海外游子的祝福和期盼。至于那条支撑了全局的粗大的根躯,是艺术家写给祖国母亲的无声感受,也表达出了所有海外游子共鸣的心声。
在《满目硕果》这幅艺术巨作中,艺术家由自己的母亲联想到了祖国,由自己的漂泊联想到了海外所有的华人。从“雪”的悲哀覆盖了一切的感情触点爆发驰骋了思想,张扬了自己艺术的个性,撞开了所有读者感情的闸门,实现了艺术感染的真正目的。
      李冰奇先生出身书香门第,但少年时父亲就去世了,姐弟八人全凭母亲打零工生活。慈母对他寄予了厚爱和寄托,较一般人来说,他可能更理解母亲的伟大。正是这份浓缩的感情,在瞬间地爆发,让他在艺术上有了更大的突破,他由纯艺术的线条勾勒、色彩追求变成了感情支配下内心世界的表白,创造了一种自己独有的艺术风格和形式。这前后他的艺术跨度很大,从他的作品风格上我们可以领悟到这点。他前期的作品从布局到风格上讲究的更多的是人文气息,感情掩盖与画面之后,个性不太张扬,带着浓重的传统格调。此后的作品,带有天才孤独地失落,无论画面、布局还是色彩,完全是浑厚复杂感情地涂抹,笔墨纸张都成了画家倾诉内心的工具。他不再追求一种艺术单一的唯美,而是张扬着个性,完全打破传统、泼墨感情,就连他自己也承认这一点。所以,有人评价说:“李冰奇的每一幅作品都是一个故事、一个感人场景的定格。”
      母亲去世不久,李冰奇先生的挚友蒋圣为英年早逝。这位挚友的去世对李冰奇先生的打击绝不亚于自己的母亲。用他自己的话说:“母亲给予了我生命,圣为给予了我事业奋斗的勇气和力量。”冰奇去苏联、赴捷克、下南洋,每次都是蒋圣为送他上飞机,就连回家追赶母亲的葬礼。没想到告别了母亲的遗体圣为送他回美国,在首都机场的分手竟成了冰奇先生与挚友的永别,不到半年,圣为突发癌症……
      这次他完成了自己《家的对话》的创作。在这幅(180×180cm)的巨作中,艺术家张扬的个性被悲情完全取代了。海角的礁石上,一只孤立的白头翁眺望远处,目光里满是忧伤、悲切、孤独和思念,远处苍茫的海面上有一排家的房屋似幻觉的世界,由是大船的感觉。他甚至能想到在这片房子里所有童年的欢乐,母亲的慈爱与勤劳,甚至还有挚友离散时淡酒扯情的场面……一切都是那么真实,又是那么缥缈伤感。艺术家将这种幻觉真实化的用意是通过这幅小小的画面,追忆曾经的欢乐,来反衬出自己内心的孤独、悲凉,寓意人生离散的无常。以此寄托自己不尽的思想之情和怀念之情。
“极目荒沙遥难度,卧雪引耳近羌笛,飞散缠绵来去时,心荡春秋无尽期。”也许唐代的诗人似曾有这样凄凉的一幕,他不明白,千年之后怎么在自己的生活中出现了如此的巧合?也许这就是人生的自知天命之年。海浪拍打着异乡的海滩,不知是对艺术家的戏弄,还是怜悯和安慰。一切是那么真实又是那么苍茫。他甚至不敢再想像下去,因为远处的海水更深蓝,深得难以让人预测,蓝得让人心生悲凉,渺茫无助。
      对李冰奇先生,我国著名的书画大师刘勃舒先生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和赞誉。评价他为人诚实纯朴,凡事把“信”字放在首位,并为他以“唯坚韧者能逐志”为题写了杂谈。对他的艺术成就给予了极大的肯定,评价他“不是艺术理论家而是艺术实践者,他用自己的行动和成果说明中国画要走向世界,只有吸收整个人类的先进文化,特别是吸收和借鉴西方绘画的精华,走中西结合的路子。冰奇在这方面做了成功的探索。”
      2004年,刘勃舒先生参观了李冰奇在北京举办的大型艺术展览,观看了他的作品后感慨说道:“当他带着这些作品来看我的时候,我的心情无法保持平静”,这是因为这位伟大的艺术大师从这些作品中看到了冰奇艺术成功探索的艰辛,也感悟到了自己的爱徒加挚友人生的曲折和沧桑。不仅看到了李冰奇先生丰富的艺术世界,成熟变幻的技法,大气张扬的风格,更重要的还是被他的艺术所展示的感情世界所感染甚至是感慨和震撼。
 
                                                  孙正隆
2006年5月26日
于北京顺德山庄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制造“地震”的艺术家李冰奇 下一篇“鬼手佛心”--访金石书画三绝大..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返回首页  |  关于冰奇  |  冰奇动态  |  冰奇作品  |  在线拍卖  |  博客日志  |  冰奇视频  |  冰奇论坛  |  冰奇画廊  |  在线留言  |  冰奇画册
Copyright © 2007 - 2011 BingQiSpac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李冰奇画家个人官方网站-冰奇空间-BingQiSpace.com 版权所有 鲁ICP备00241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