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冰奇文章 -> 相关评论

TOP

碧水寒潭凝奇冰
2011-10-20 11:41:47 来源: 作者:朱建霞 【 】 浏览:2589次 评论:0
碧水寒潭凝奇冰
----对李冰奇画作的一点肤浅理解
 
朱建霞
 

    天马行空的想象来自多视点的构图,纷沓的线条和色块组合来自俯拾皆是的日常事物,茅草屋、老水牛、黑鸟、风箱、炊烟,老树……简洁的单平面表达斧凿般的浑厚,散发出生命的激情和追问……
    在李冰奇先生的画里,我在一种视觉之外,感受到一种深远的暖意,渗透着我形单影只的灵魂。我看到的是画家热衷于表现我们日常生活密不可分的一部分,折射出另一个现实之外的维度。
    认识李冰奇来自一次意外的艺术聚会,当《东方书画》的主编李宪忠和来自北京书画界的原《文艺报》美术书法专刊主编王爱红向我介绍这位精神矍铄的先生时,我一下子认出了叱咤中国书画界花鸟指墨一绝的奇人李冰奇先生。
    李冰奇,生于山东省潍坊市,师从刘勃舒,许麟庐等名家,他擅长花鸟指墨画创作。先去了北京,后来又去了美国加州定居,集众多光环为一身:美国东西方艺术学会会长,美国加州中美文化交流中心常务副主任、加州中国书画院常务副院长、美国国际出版社副主编、美国《天天日报》专栏作家等,被多所艺术院校聘为客座教授。作品入选英国剑桥世界名人录、美国ABI世界名人录。到德国、瑞士、捷克、马来西亚等14个国家讲学和举办画展,他的作品屡获中国及国际大奖,并于1998年获世界华人书画展金奖。
    李冰奇多次受邀赴中国上海、江苏、浙江、山东等地巡回展出,我却无缘晤面。谁知这次意外在家乡相见。简单交谈意犹未尽,我们又把谈话延伸到先生在樱园的画室,午夜吹送的风,就像先生的画笔碰撞着新的线条和意外。谈起他的创作,李冰奇用一句话概括他现在的创作状态就是:减少外像,让情感向纸外扩散。
    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有诗云:四十年来画竹枝,昼间挥洒夜间思。繁冗删尽留清瘦,写到生时是熟时。看李冰奇的画,最为突出的感觉就是大巧若拙。如果说,感觉在不经意里,体会到的是情感,还不如说,探索和追问抓住我们的心灵,并与之共振、共舞,让我们枯竭的心泉为之震颤,并听到自己灵魂的喘息,可以说,那是经过苦难后发出欣喜和幸福的梦呓,更准确的说,那是一声召唤,有着金属的质地和炊烟般的温暖。先生就是在熟悉的领地开掘出标新立异的花儿。
    随着经历和岁月的更替,画家更善于清理外界与自己无关紧要的信息了,在纸上忘我专一的通过线条、色块、意象、结构修筑着通往心灵的另一个世界狭仄之路。在笔墨间,在宣纸里,倾听着自己的心跳。通过跃动的灵犀窥察思想的脉络,先生在寻找艺术光明时,他说我会变成一朵云,一只鸟,只有抓住事物真相的同时,视觉里领域才是无边的,这种精神上的原生态大写意在画中流露自然、真诚。
  心泉的突破和意的跳动,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狄金森说:“它令我全身冰冷,连火焰也无法使我温暖。我知道那就是诗。假如我肉体上感到天灵盖被掀去,我知道那就是诗。”其实画也是一样的,好的一幅画可以唤起感觉并体会到令人心动的语言。实践起来往往被外像误导,线是运动和展示生命的神经网络,先生认为,在纵横的线条排列上,交代得明明白白,如植物的图解,表达的就不是意了。真正的意,是让你欲罢不能的诉说,不是言传,是让眼神碰撞灵犀相通的意会。
   围绕天湖竹棚和家乡展开的一切画面是纸上永恒的坐标。油画奇特的构图和色彩熔在中国画里的和谐音符,就像画家如鱼得水游弋在国外,永远让人惊讶。像许多感受,不是语言回答的了的。从潍坊走向北京,从北京走向世界,多年来大环境改变的原因,赋予画家更丰富的经历和无价财富,图耕世界的超越和变化,在某种程度上印证了这种变化的存在。
    一个画家,如果只限于表象,不研究哲学,不读古典文化,意识不到内外兼修,他的艺术生命就死了,在国外扎根,消化的过程,李冰奇的绘画因诗歌的韵味,音乐的轻灵和现代意识的妆点,愈加生动。
    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学识修养,为李冰奇增添了画面的独特性,冰奇先生善画,也善写,落笔娴熟自然,隶、篆、楷、草诸体皆能拾取,一出手往往技惊四座,令人叹服。他更勤于书法评论和书画理论的研究,我读过他论述郭怡骔的《郭怡骔的大花鸟精神》,美学理论透彻明晰。李冰奇对旧体诗词、民俗文化也有独到的见解,和音乐的理解形成了一个新的呼应,在艺术实践与研究上拓宽了更远的视野。提起绘画,不能不提起先生的诗文,冰奇先生的诗,有着天然的色泽和醇厚的营养,他本人的语言里的简练和高深哲理也体现在画中,绘画的线条和谦逊幽默言简意赅。他的个人诗集《天湖竹棚诗选》我有幸拥有一本,读过之后深觉深邃。在先生看来,诗里有故事,有音乐,有怨愤,有激扬,有挣扎,有逃避,有向往,有寄托……诗是人性发泄的突破口,诗一吟,一切全部释放出来,然后再归于平静,再寻找诗……
    先生有写日记的良好习惯,光有关绘画的反思和人生思索的文字笔记有厚厚的一摞。这种爱好和坚持,滋养丰盈了画家的创作。我翻过先生的随笔,先生说;在吐纳中接受黑暗和光明,在新陈代谢里繁衍是非,在起伏中任其圆缺……我恨不得把生活凝固重塑的愿望,促成了我画与写或写与画让我难以割舍的双重欲望。
    沉思方能入定,先生在孤独里感悟到音乐、文学、绘画的共性。在维也纳展览时,他参加维也纳一个音乐会,跳动的音符让李冰奇心旌为之回荡,他明白,内心的枷锁又脱掉了一层。大师范曾先生讲过,东方的艺术绘画是经验、感悟、归纳,至高点是一个天人合一的境界;西方是重逻辑,重演绎,重天、人二分。取决于传统,创新于当代,二者的差异是很大的,不是每个人都实现这一点。传统文化的惯性,像一个人的方言,根深蒂固难以改变,这两者在李冰奇的画中,受两种文化的碰撞的影响特别明显。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接受这种变化,在一次画展中,一名记者尖锐的提及画家如何看待走向市场,如何与市场接轨的这一状况,李冰奇沉默了,如果以市场需求为首,何谈艺术追求的高峰,就像分工批量绘制的那些没有生命的图画,只肤浅的以色彩和线条,去取悦于大众,这样的画家不做也罢,还不如去经商,让自己的口袋更鼓一些。李冰奇坚信,社会对这种陋习的观念一定会改变的。事实证明,社会也用了冷静的态度,思索这个问题,漫长的时间,人们都已经不在屑于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正是因为这段较长的时间,才创造出了李冰奇走进艺术的最短直线。
画风的转变让李冰奇获得累累硕果:
    《花鸟》作品获全国手指画大展金奖,《繁荣昌盛图 》世界华人书画大展金奖;《李冰奇花鸟集》《李冰奇指画集》被《人民画报》《人民日报》(海外版)等十余种对外刊物用七种文字作专题介绍;《铸金 》被中国画研究院收藏,《春华秋实》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铁味 》被哈维尔总统和国家博物馆收藏,《纵横春秋 》被马来西亚艺术研究院收藏收藏,梅、兰、竹、菊等画作入选《中国美术名家教科书》;彩墨作品《巴塞罗那的起源》入选《奥运之光》长卷,天津邮政并出版《奥运之光》邮票发行。被推选为“中国当代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被美国国际艺术家协会选为“美国国际艺术家协会副会长”;由于李冰奇先生对于文化艺术事业的杰出贡献,美国加州政府为其颁发了美国加州天普市优秀市民奖……
    探索和追问,永远是第一位。意识到必须剥离母体并种植下生命,才会长出新的枝干来,如其说是思想驯服了手中的笔,不如说是画家本人服从于激情的喷发。李冰奇反对一提到笔墨,就归于传统,非要把自己归于某派、某家之风的恶习,李冰奇说,这等于关在屋子里说太阳。只是感到了一点阳光,而非触摸到了光明。对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国外艺术的理解,特别是吸收,完全在一种和谐的氛围里共生,谁也没有压倒谁,谁也不会竞争过谁。它们紧紧的抱成坚实一团,空间的拓展,是建立在对立效用和共性看法之上的。李冰奇开玩笑说;不是我在画它们,它们是自己跑来的,先生的淳朴率真让我们莞尔一笑。
孤独的美在盛开,这外界都无法理解的事情,在李冰奇的认为,一切都是正常的。在国内文化艺术的创作,如果说是得到简单的一点成绩,走出国门,对外界文化的吸收,特别是希腊悲剧文化的理解,深深的持久思索和孤独之后,两种生命的轨迹,在李冰奇先生经过生命的挣扎之后,体内的血液被创作的激情点燃了,重新给自已的艺术生涯定位,他的创作如同枯木逢春,老树著花,更是把所见所闻所思的绿色枝叶伸展出生活之外。
    “我画的是声音”,这句话让我的心弦发出灵魂的颤音。
    在一次次的画展上,许多原来熟悉他的师友都感受到李冰奇作品的这些变化,如音乐的扩张,李冰奇对线条的组合,排列,进入情感的音乐状态,画面的洁光里,宁静的美学和宁静的哲学不再单纯是一种情感的宣泄,都在极力的诠释率性和真诚。
    家乡米粒的醇香至今留存在唇齿间,观李冰奇的画,我注意到,有好多和故园、故人有关的往事,在先生画笔下如旧日的底片,拥抱现代,大量调动画面悲剧意识的张力时,过去的日子一次次刷新,但最初的样子却永不褪色,流露着生命真谛的呼唤。就像先生喜欢的毕加索的纸吉他,它从未奏出过一个音符,却在一刻不停地向每一位来访者提问:什么是真实?
    李冰奇自身的修持,坚守良知,让先生越来越觉得,在悬崖上找出路是走上艺术新生的唯一道路。先给自己的内心对话,才能用作品跟时代和世界对话。在拒绝沉没的舟上,一直想驶向并不存在的彼岸。李冰奇煞费苦心为艺术开启一扇神奇的门,从门里我目睹了李冰奇令人意想不到的另外一种艺术美妙的景色。在李冰奇绘制彩墨作品入选《奥运之光》长卷中《巴塞罗那的起源》中也做了充分的展示;任何美学观点只是外形,只是手法,只是手段,只是表达方式,思想上的东西才是本源。
    对那些缺少情趣意境的作品,人们却趋之若鹜,冰奇先生也是冒着被误会被曲解的危险,艺术的本身,在只剩下一对装饰的门环时,那道铁门就成了现实和未来的分界线。现实世界血脉相连的半抽象艺术的展现,就是先生绘画的一个转折点。但是他并没有脱离现实,反而更注重三维视觉的透视与描摹,从心像里,规划出风源与灵源,在另一处风景里看风景。
    先生笑侃自己没有风格,不追求风格,在我看来,无风格才是大风格,打破东西方的界定,时刻做到我在规律外,才会有新意。这个世界,比起那些只会用一种声音歌唱得鸟儿来,要丰富得多。
    用一幅画来思考时,一个艺术家就诞生了。李冰奇巨幅国画浑厚苍劲,用墨大胆,动感的张力四射。画中对故乡,对亲情的表述,是我们熟悉的,也是我们最容易忽略的,但是当你从冰奇先生的画中崭新的角度表现一个你熟悉的层面时,你情感的升高,不得不给他一次注目;把生活压缩,在物质的夹缝里,随着画家的笔触构建着自己的精神领地。
    最终值得我们称颂的,还是李冰奇的思想,一代精英都在画室外而不是画室内。在经历了中国写实和意象的结合,经历了希腊艺术的悲剧意识,国际国内大师非比寻常的作品理解,受它们的影响,对传统文化的传承,走出局限,和对外界文化的吸收和营养,交相辉映的整体的艺术风格,使得先生跨国际画作的思想,在演变过程中更加变得生气勃勃,那是阵痛过后的新生,不一定是观者期望的东西,却让观者感受到内里或多或少的震颤和情感慰藉。
李冰奇喜欢抽烟,当烟雾升腾时,他的清澈的灵思也会随着烟雾升腾,生命如烟一寸寸烧灼,李冰奇心里顿觉豁然。
    照葫芦画瓢,是永远不会有新意的。努力学习和借鉴西方的绘画理论,并大胆尝试新的绘画语言和技巧技法。在不否定中国传统水墨画黑白关系的前提下,充分借鉴和吸收欧美先进的绘画艺术作品后,进入一个重新运用色彩和构图的艺术探索领域。
    任何外界的干扰也挡不住那些蜂拥而来的创作激情,为了一幅画的创作,李冰奇甚至一天一夜没睡觉,吃饭,充分验证了在艺术家这里精神能解决温饱的命题。
    “我画的是声音”,一片宁静的绿洲,令人激动和有趣味。他的出现是无声的,也是最吸引人的眼球的。很早以来,李冰奇苛刻而苦难的,以庖丁解牛的方式去生活,创作,直到解析到不能解析时候为止。在黑暗里感知光明,不求其果,果在其中。在转折的过程中,李冰奇花掉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他的从外像到内像的寻找中找到了他客观世界的契合点。
    画家应该有自己的声音,一幅画如果没有情感的支撑点,就是意义的缺失,精神的缺失,以画家的《波德莱尔的忧郁》这幅画来说吧,要追求有难度的绘画,要具有个性和现代意识的个性。
    李冰奇表现的终极目的,从生到死的穿越,从无风格到画骨铮然的建树,疼痛的煎熬里,感悟人生因果。
    碧水寒潭凝奇冰,把生活的泥沙重新包裹起来,以残缺的艺术之美,悲剧意识的张力,回馈现实,与精神世界的终极关怀和时代使命感,才是造就画家今日辉煌成就的必由之路。
(5000字)
 
作者简介:
朱建霞,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80年代末开始发表作品,有诗歌、散文、评论报告文学等作品见于国内外百多家报刊及选本。有诗歌作品入编《中国当代诗库2008卷》《山东(1978-2008)三十年诗选》《2000年诗典》《潍坊三十年文艺作品选》《不惑*中国诗歌1970》诗合集《海边》等等,鉴赏类的文章见于《大众收藏》等多家报刊杂志,曾在某报开设过专栏,首开全国收藏文学先河。
    旧体诗作《咏风筝》一诗被选刻在潍坊国际风筝广场,《鸢都新貌感怀》一诗被选用在潍坊火车站广场柱廊,系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山东作家协会第五届青年作家高研班(诗歌班)学员。潍坊文联《潍坊酒文化》《风筝都》执行主编。
 
 
邮箱:wfzhujianxia@126.com
电话:13791889972
通联:(261041)潍坊市奎文区中和园小区54号楼07553信箱 朱建霞收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著名花鸟画家郭怡孮先生的信件 下一篇‘大风吹来’丹青妙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返回首页  |  关于冰奇  |  冰奇动态  |  冰奇作品  |  在线拍卖  |  博客日志  |  冰奇视频  |  冰奇论坛  |  冰奇画廊  |  在线留言  |  冰奇画册
Copyright © 2007 - 2011 BingQiSpac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李冰奇画家个人官方网站-冰奇空间-BingQiSpace.com 版权所有 鲁ICP备0024150号